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IT

张国立电视剧宋莲生坐堂

IT
来源: 作者: 2019-04-23 18:22:34

主演:张国立/张铁林/王刚/周传一/张庭/徐箭/李婷宜/王耀庆/苗圃/邓婕/邓捷

导演:张国立

地区:大陆

年代:2005

类型:古装/喜剧/家庭/历史

标签:电视剧,中国,大陆,古装,张国立

剧集:31集

简介: 宋莲生乃一江湖郎中,浪荡不羁医术高超,在长沙行医时巧遇绣庄庄主无双,被她深深吸引,于是在绣庄门前开起了门诊,并应允无双的请求帮助东林党购置大量伤药,违反了朝廷规定而面临死罪,由于九芝堂老板的妙计,宋莲生得以获…宋莲生乃一江湖郎中,浪荡不羁医术高超,在长沙行医时巧遇绣庄庄主无双,被她深深吸引,于是在绣庄门前开起了门诊,并应允无双的请求帮助东林党购置大量伤药,违反了朝廷规定而面临死罪,由于九芝堂老板的妙计,宋莲生得以获救,后来又因此事与地痞齐大头结怨,抢救了闻世堂无能为力的病人,此堂名声大跌又遭仇视,更因为误会无双而离开长沙,地在途中发现当地闹瘟疫,疫算将蔓延至长沙,他即刻返回通知九芝堂大量购药,并控制药材销售,瘟疫得以控制,圣上欲赐堂号给立功的药房,闻世堂吴老太医的侄女如月使出坏招,令九芝堂名声受损.逢九芝堂药材短缺,无双患重病,宋莲生无奈 只得问闻世堂求助,如月又使用计谋令宋莲生被逐出长沙,无双亦带着支离破碎的心前往南京……宋莲生生性善良、好打抱不平,却在长沙被迫几度离返,可谓世事难料,人心叵测.

该片主演的其他作品:家事/情感/纪实/生活,超级访问/访谈/脱口秀/播报,2012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晚会,把乐带回家2014/喜剧/剧情/爱情,老公的春天/爱情/喜剧/家庭,

该片导演的其他作品:央视2014春晚/歌舞,你是我爱人/家庭/爱情,中国1945之重庆风云/历史/战争/警匪,养父/家庭/都市/励志,不如跳舞/爱情/都市/喜剧,

第1集

宋莲生乃一江湖郎中,浪荡不羁医术高超,在长沙行医时巧遇绣庄庄主无双,被她深深吸引,于是在绣庄门前开起了门诊,并应允无双的请求帮助东林党购置大量伤药,违反了朝廷规定而面临死罪,由于九芝堂老板的妙计,宋莲生得以获救,后来又因此事与地痞齐大头结怨,抢救了闻世堂无能为力的病人,此堂名声大跌又遭仇视,更因为误会无双而离开长沙,地在途中发现当地闹瘟疫,疫算将蔓延至长沙,他即刻返回通知九芝堂大量购药,并控制药材销售,瘟疫得以控制,圣上欲赐堂号给立功的药房,闻世堂吴老太医的侄女如月使出坏招,令九芝堂名声受损。逢九芝堂药材短缺,无双患重病,宋莲生无奈只得问闻世堂求助,如月又使用计谋令宋莲生被逐出长沙,无双亦带着支离破碎的心前往南京……宋莲生生性善良、好打抱不平,却在长沙被迫几度离返,可谓世事难料,人心叵测。

第2集

诊断完毕,年少气盛的吴云竟以一炷香时间为限,断定范茹顺利产子。众人静心期待。无奈时间已过,状况毫无改变。为了实现诺言,吴云果真踏进自己抬来的棺材里,准备寻死。无双及其他绣女极力劝阻,吴云却无动于衷。就连随后赶到的父亲吴太医也无力劝住。倒是宋莲生一派言辞让吴云止住了轻生的念头,随后又在无双的言语相激下,代替吴云为范茹接生。谁知宋莲生仅用奇特的方法让范茹平安产下子。因为没有用任何药剂,无双等人怎么也不相信产子平安与宋莲生有何干系,吴太医更是伺机将功劳记在儿子身上。宋莲生只得将道理一一道来,真凭实据下,众人无言以对。吴太医也只得拉着儿子离去。宋莲生自鸣得意之际,却发现绣庄女子的注意力仍在吴云身上,而且自己的包裹也不知不觉中消失了。人群中唯独九芝堂老板万先生对宋莲生称赞有佳,并邀请他前往九芝堂坐堂。宋莲生一听名号,乃曾被拒之门外的九芝堂,婉言谢绝了万先生的邀请。夜间,宋莲生来到绣庄索要包裹,目睹绣女,好色之心遂起,便卖弄医术取悦众女子。通过把脉,宋莲生还能进而了解此人的身世,洪三燕及二桃子的出身就都被他通过把脉参透了。随后,无双在将包裹还给宋莲生的时候,也被他看出了自己心有所思。

第3集

除了九芝堂,长沙城内各大药房也同时重金聘请宋莲生坐堂。这样一来,宋莲生很是为难,只好谁都没答应。正在这时,范茹以复诊为由将宋莲生请去,实际上是希望他救一救受伤的东林党人何汉林。原来范家一直就与东林党私交甚密,岳宣乃文同身前挚友,范茹嫁给文同以来,岳宣常求助于范家。宋莲生情急之下,出手相助。范茹、岳宣为此感激不尽。随后一来是为了接近无双,二来为了维持生计,宋莲生就在绣庄门前开起了门诊。交往中绣庄内诸如洪三燕、二桃子等女子也逐渐改变了对她的看法。洪三燕是绣庄内唯一的富人家庭出身的女子,因为不甘于终身留在绣庄当一辈子绣女,便偷去无双闺中银票准备逃之夭夭。曾经将宋莲生拒之门外的九芝堂方掌柜因为请不来宋莲生而被老板狠狠的骂了一顿。吴太医也因为宋莲生的到来,和范茹产子一事闻世堂生意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在方掌柜的蛊惑下预谋将宋莲生赶出长沙城。丢钱后的无双竟误认为钱乃宋莲生所偷,并逼他将钱交出。宋莲生无言以对,后来才知道无双丢的钱是绣庄用来交付房租的,如果交不上,绣庄将被当地地痞占为己有。宋莲生便自掏银票为无双解忧,此举令误会宋莲生的无双很是感动。带着银两逃走的洪三燕在途中被恶徒绑架险遭厄运,幸亏为东林党身份的岳宣所救,又回到绣庄,三燕对岳宣顿生感激之情。

第4集

除了九芝堂,长沙城内各大药房也同时重金聘请宋莲生坐堂。这样一来,宋莲生很是为难,只好谁都没答应。正在这时,范茹以复诊为由将宋莲生请去,实际上是希望他救一救受伤的东林党人何汉林。原来范家一直就与东林党私交甚密,岳宣乃文同身前挚友,范茹嫁给文同以来,岳宣常求助于范家。宋莲生情急之下,出手相助。范茹、岳宣为此感激不尽。随后一来是为了接近无双,二来为了维持生计,宋莲生就在绣庄门前开起了门诊。交往中绣庄内诸如洪三燕、二桃子等女子也逐渐改变了对她的看法。洪三燕是绣庄内唯一的富人家庭出身的女子,因为不甘于终身留在绣庄当一辈子绣女,便偷去无双闺中银票准备逃之夭夭。曾经将宋莲生拒之门外的九芝堂方掌柜因为请不来宋莲生而被老板狠狠的骂了一顿。吴太医也因为宋莲生的到来,和范茹产子一事闻世堂生意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在方掌柜的蛊惑下预谋将宋莲生赶出长沙城。丢钱后的无双竟误认为钱乃宋莲生所偷,并逼他将钱交出。宋莲生无言以对,后来才知道无双丢的钱是绣庄用来交付房租的,如果交不上,绣庄将被当地地痞占为己有。宋莲生便自掏银票为无双解忧,此举令误会宋莲生的无双很是感动。带着银两逃走的洪三燕在途中被恶徒绑架险遭厄运,幸亏为东林党身份的岳宣所救,又回到绣庄,三燕对岳宣顿生感激之情。

第5集

眼看宋莲生将被守候在门口的岳宣灭口,范茹将宋莲生叫住,将丧夫之痛在他面前哭诉,并为救命之恩将一对金钗赠给了他,此等情谊让宋莲生为之动容,还是将伤药一事答应了,岳宣这才离开。看到收下金钗的宋莲生,无双又顿生了些许醋意。宋莲生随后前往九芝堂找店小二山药抓伤药,并让他在夜间将药材送往客栈。谁知,山药的行踪被一直对宋莲生怀恨在心的方掌柜跟踪。此时的宋莲生却正在与酒友开怀畅饮,带着酒意,他来到无双闺中,恰巧碰上前来将银票还给无双的洪三燕。因酒意正浓,便把三燕当成了无双,向她表达了爱意,还将一对金钗中的一支送给了三燕。无双此时却在吴云家中听他用诗句表达自己对范茹的一片痴情,一气之下,将范茹勾结东林党之事泄露了出来,吴云听后,径直赶到范府,劝说范茹不要再和东林党勾结,令范茹十分惊讶。为了安全起见,岳宣与汉林决定暂时离开范府。临行前,多疑的岳宣认为是宋莲生泄的密,并让范茹不要接收他送来的伤药。果然,在宋莲生送伤药来时就被拒之门外,为避免惹事生非,宋莲生将药材倒至水中,不想却被方掌柜跟踪。原来,方掌柜打一开始就知道此事,并握有宋莲生当初所开的伤药药方。宋莲生被逼无奈只好选择离开长沙城,临行前,给无双绣庄留下了一封信,伤感而真切的字句让无双还有绣庄其他绣女为之感动不已。

第6集

眼看宋莲生将被守候在门口的岳宣灭口,范茹将宋莲生叫住,将丧夫之痛在他面前哭诉,并为救命之恩将一对金钗赠给了他,此等情谊让宋莲生为之动容,还是将伤药一事答应了,岳宣这才离开。看到收下金钗的宋莲生,无双又顿生了些许醋意。宋莲生随后前往九芝堂找店小二山药抓伤药,并让他在夜间将药材送往客栈。谁知,山药的行踪被一直对宋莲生怀恨在心的方掌柜跟踪。此时的宋莲生却正在与酒友开怀畅饮,带着酒意,他来到无双闺中,恰巧碰上前来将银票还给无双的洪三燕。因酒意正浓,便把三燕当成了无双,向她表达了爱意,还将一对金钗中的一支送给了三燕。无双此时却在吴云家中听他用诗句表达自己对范茹的一片痴情,一气之下,将范茹勾结东林党之事泄露了出来,吴云听后,径直赶到范府,劝说范茹不要再和东林党勾结,令范茹十分惊讶。为了安全起见,岳宣与汉林决定暂时离开范府。临行前,多疑的岳宣认为是宋莲生泄的密,并让范茹不要接收他送来的伤药。果然,在宋莲生送伤药来时就被拒之门外,为避免惹事生非,宋莲生将药材倒至水中,不想却被方掌柜跟踪。原来,方掌柜打一开始就知道此事,并握有宋莲生当初所开的伤药药方。宋莲生被逼无奈只好选择离开长沙城,临行前,给无双绣庄留下了一封信,伤感而真切的字句让无双还有绣庄其他绣女为之感动不已。

第7集

无双眼见被知府打得浑身是伤的宋莲生,心头不免有些心痛。为了能让宋莲生早日脱身,牢里的衙役找来崔师爷,让他找宋莲生看病,而后再求他替宋莲生说情。宋莲生医术高明,道出崔师爷心病,可还是无法让自己脱身。崔师爷坦言相待,断定宋莲生此次必死无疑,原因有二,一来所犯案乃死罪,二乃遇上一个死心眼的知府。宋莲生闻后,心已死。九芝堂老板万先生前来探望,二人推心置腹,早已看透生死的宋莲生尽诉人生感悟,令万先生愈发佩服。闻世堂近日来了一位名为如月的女子,她是吴云的表姐。吴太医希望她能管住吴云,辅助他成为药堂的传人,如月欣然答应。宋莲生必将被定死罪的消息传到绣庄后,众绣女哭哭啼啼,很是伤心,洪三燕也如此,她还做了个决定,那就是给行将死去的宋莲生留个后。无双坚决反对也无法改变洪三燕的决定。翌日,无双到劳中探望宋莲生,将洪三燕的决定告诉了他。宋莲生原本以为是无双自己要给他留后,欣然答应了,可当知道原来是洪三燕时,立刻退缩了。宋莲生这样的改变让洪三燕一时无法接受,痛哭离去,宋莲生也为无双所为大动肝火。隔日,万先生又来探望宋莲生,拿出一张纸条,上面写有一病症,称医治此人之病,将有望避免一死。

第8集

宋莲生被押上大堂,不一会的功夫就被知府定了死罪。情急之下,宋莲生以纸条的方式将知府的病症说了出来,并担保此病他可替知府治愈。患病多年的知府无奈之下就先暂时留下了宋莲生的性命。与此同时,万先生忽然发现药堂的百年人参不见了,而该人参恰好又是宋莲生给知府开的药方里的重要药材。偏偏知府又是在九芝堂抓的药,药里的人参竟成了红薯片。难怪知府喝着宋莲生开的药方,怎么也不见疗效。原来这支百年人参是被好色的方掌柜给偷去换钱寻欢了。知府下令将方掌柜捉拿,并将宋莲生无罪释放。在此之前,范茹对宋莲生一直怀有歉意,为了解救他,她准备用自己将他交换出来。于是她准备把孩子托付给岳宣,却被拒绝;而后又找吴云希望他能收留她的孩子,又被如月巧言拒绝,宋莲生直到这时方才平安脱险。出狱后的宋莲生马上就成为了九芝堂的坐堂医生,他的到来给九芝堂带来了生机。一日,岳宣找到无双绣状找无双,原来二人早就认识。这次到来,他是希望无双为他找住所暂时住下,还有就是为东林党筹集经费,无双答应帮他,并暂时安排他在绣庄附近的小屋里住下。

第9集

洪三燕给岳宣送饭,一见才知他就是当日救她英雄,心中再次泛起涟漪。为了帮助岳宣筹集经费,无双来到闻世堂找吴云,希望能够借到,可又是如月的出现,让本就羞于开口的无双现行告退了。无奈之下,只好去找宋莲生。在宋莲生的追问下,无双向他诉说了自己与岳宣的一段相识的往事:原来岳宣曾是无双的救命恩人,二人如果不是因为战乱早已结成夫妻。宋莲生听后很是冷淡,但还是答应了无双替其凑钱,但是他希望无双能够把他送的那支金钗还给他。因为他不想再替范茹抓伤药,决定将两支金钗一起还给她。无双听后觉得莫名其妙,但还是答应帮宋莲生找到那个拿金钗的人。回到绣庄,无双质问所有人关于金钗的事,却没有人承认,金钗一时间根本找不到。宋莲生实在是没有辙,也不肯要万先生的钱。便决定以郎中的名义骗一个棺材老板的钱,谁知遇上的竟是个守财奴。洪三燕再也不想留在绣庄,决定与岳宣一起远走高飞,随他一起奔赴沙场。便将一张纸条和那支金钗留给岳宣,自己现行上路了,她还表示,倘若岳宣不来,她也许就会自寻短见。岳宣正要出门,正遇上当地地痞齐大头前来闹事,眼看就要撞上岳宣。无双无奈之下,将其打昏,岳宣正要灭口,被无双制止。

第10集

一日,正逢当地地痞齐大头前来收租,硬闯柴房,险些发现岳宣,情急之下,无双只好将其打昏,岳宣随后将齐大头抬往翠华楼门口。事发突然,岳宣竟忘了赴洪三燕的约。一直在等待岳宣的洪三燕伤心欲绝,因先后遭到两个男人的拒绝,洪三燕决心以死了结,服药自尽。回到柴房的无双看到岳宣写给自己的诗句,甚为感动。翌日,又被砍柴人发现,送往吴老太医所开的闻世堂急救。孰料吴老太医无德拒诊,吴云又无能,洪三燕危在旦夕。寻人到此的无双、二桃子及宋莲生强行将洪三燕带出闻世堂并送往九芝堂,经过宋莲生急救,洪三燕起死回生。同时也让闻世堂名声大跌。宋莲生自从知道岳宣之事后,虽然很失望,但在暗地里还是开始设计摆平打昏齐大头一事。翌日,齐大头醒后,立刻开到绣庄闹市,并将无双带往知府,面临严刑逼供。早已设下陷阱的宋莲生不紧不慢的赶到衙门。此时无双正在接受严刑,幸亏宋莲生及时赶到,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假证据替无双辩护。

第11集

宋莲生有理有据的分析,再加上上次事件后他与知府的私交,齐大头被整得够呛。二人也因此结下了恩怨。此事过后,岳宣得以继续安心住在绣庄,与无双的关系也日渐亲密。宋莲生难受之余却也无能为力。只有将重心放在行医治病上。九芝堂里,宋莲生主医,万先生主药,闲聊时大谈从医之道,二人渐渐成为知心朋友。在他俩的通力合作下,九芝堂已经成为长沙城最值得百姓信赖的药号。相比之下,闻世堂经过上次无法医好洪三燕的事情之后,生意惨淡至极,吴太医备感焦虑,吴云却问心无愧。正在此时,痛恨宋莲生的齐大头来到闻世堂,寻医问药之际,更希望与闻世堂一起对付宋莲生。无双为岳宣的诗句所感动不已,不料却无意偷听到岳宣为洪三燕吟诵同一首诗句,遂起疑心。当日,齐大头带着一个假疯子来到九芝堂闹市,却被宋莲生反过来整得要命,惹来街坊邻居拍手称快。翌日,齐大头又带两壮汉把守九芝堂,不允许任何病人看病抓药。宋莲生对此虽无能为力,但却得到了万先生的仗义

第12集

吴太医将如月引见给齐大头,希望二人携手将宋莲生挖来,重振闻世堂名号。无双此时已经渐渐的对岳宣产生怀疑,但在岳宣的花言巧语中无双又恢复了对他的信任,并答应他尽快凑钱助他成大业。可岳宣已经等不及了,他又以大业为名欺骗洪三燕为打开他门锁,趁夜间盗窃九芝堂。幸好无双及时发现,将他阻止了。如今她更对岳宣完成大业一事心存疑心,无奈岳宣的救命之恩又必将回报,无双决心将绣庄典卖,绣女们虽然怨声载道,但只能欣然接受。九芝堂被齐大头害得多日无日问津,宋莲生也无病人可医了。当日齐大头来到九芝堂,以请酒为由,实则是借此机会让如月出面游说宋莲生前往闻世堂坐堂。面对重金聘用宋莲生无动于衷而婉言谢绝,可想到因他所连累的九芝堂,又开始犹豫起来。倒是九芝堂老板万先生为人耿直,直言表示九芝堂将会支持他的任何决定,如此一来,宋莲生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与此同时,无双的一次爽约,以及她对岳宣难以割舍的情感更让宋莲生深受打击。再加上

第13集

齐大头带着房契来到绣庄收房,被伤痛欲绝的绣女们赶了出来。但是绣庄迟早是要关门的。这个消息被山药传到了九芝堂,万先生这才知道原来宋莲生误会了无双,立刻让山药南下将宋莲生追回来。为了凑钱解除绣庄遇到的危机,洪三燕请求岳宣将那支自己送给他的金钗还给自己,可岳宣又以救国为名拒绝归还。洪三燕为了夺回金钗,只好在饭菜里下毒,不想却被岳宣识破,险些遇害,幸好无双及时赶到。面对岳宣如此,无双下定决心将绣庄卖给齐大头,以钱还情,捏走岳宣。途中的宋莲生一路不忘行医从善。当经过某旅馆的时候,结识了一对夫妻,通过调查,识破了这位妻子有奸情,并想熬药毒害自己丈夫。宋莲生决心救出这位丈夫,却险些丧命。幸亏自己早有准备,才化险为夷。十天后绣庄就将成为齐大头翠华楼的分店,无双将钱交给岳宣并将他送走。绣庄的绣女们眼看就要各奔东西,这才想起宋莲生,大家唱起了专门为他写的歌,躲在门口的无双也开始思念宋莲生了。继续南下的宋莲生在

第14集

刚到长沙,宋莲生遇上好些运药的车子。当得知这些车上的药材能够防止疫情,他马上让车夫将这些药材运往九芝堂。看到成车的药材运来,万先生先是有些不解,但当得知此药乃宋莲生让他们送过来的,便全部买下了。九芝堂其他股东看到万先生大量进药十分不解,倒是万先生很相信宋莲生,坚决支持。绣庄里的绣女们苦成一片,言谈中也透露出大伙对宋莲生的想念,此时宋莲生竟就真的出现在了门口。众绣女破涕为笑,无双虽然嘴上还很硬,可也透露出看到宋莲生后的喜悦之情,当得知绣庄已被齐大头占为己有后,立刻来到绣庄以食疫即将到来作赌,试图赎回绣庄。一直不服宋莲生的齐大头欣然答应了。随后,宋莲生又来到闻世堂,希望吴太医也开始储备大量药材,并出面通知知府组织民众预防食疫,谁知不但吴太医不相信,吴云更是将宋莲生以造谣生事罪告上了大堂。此时,食疫果真如宋莲生所言席卷长沙。整个长沙人心惶惶,除了九芝堂其他药店的药材都被抢购一空。宋莲生此时立刻让

第15集

范茹带着孩子在九芝堂住下,这让无双心里很不是滋味。几日前与宋莲生打赌的齐大头遇到疫情惶恐之下乱吃药,不幸把方掌柜当初给他的百年人参也给煮了,结果浑身发热起泡,难受至极。无奈之下只好来到九芝堂求宋莲生替他治病,并答应宋莲生遵守承诺把绣庄还给无双。宋莲生这才给齐大头放血去热救了他一命。一日,无双无意撞见宋莲生在范茹哺乳时毫不避讳,心里很不是滋味,范茹也因此误以为宋莲生对自己有意。食疫猖獗,长沙城满街尸首,为了防止疫情进一步恶化,万先生准备自掏腰包购置棺材处理尸体。可谁知当初险些被宋莲生所骗的那个吝啬的棺材老板竟然将棺材的价钱涨了几十倍。无奈之下,宋莲生只好请求知府发放公文,以政府的名义向老板借棺材。可吝啬的棺材老板不但不肯借棺材还撕掉了公文。幸好宋莲生早已预料到,他故意放火烧铺,万先生带人趁火抢棺材。抢来的棺材第二天就被用来坟埋那些病死的人们。长沙的疫情也暂时得到了一定的控制。这样一来,全城的

第16集

范茹带着孩子在九芝堂住下,这让无双心里很不是滋味。几日前与宋莲生打赌的齐大头遇到疫情惶恐之下乱吃药,不幸把方掌柜当初给他的百年人参也给煮了,结果浑身发热起泡,难受至极。无奈之下只好来到九芝堂求宋莲生替他治病,并答应宋莲生遵守承诺把绣庄还给无双。宋莲生这才给齐大头放血去热救了他一命。一日,无双无意撞见宋莲生在范茹哺乳时毫不避讳,心里很不是滋味,范茹也因此误以为宋莲生对自己有意。食疫猖獗,长沙城满街尸首,为了防止疫情进一步恶化,万先生准备自掏腰包购置棺材处理尸体。可谁知当初险些被宋莲生所骗的那个吝啬的棺材老板竟然将棺材的价钱涨了几十倍。无奈之下,宋莲生只好请求知府发放公文,以政府的名义向老板借棺材。可吝啬的棺材老板不但不肯借棺材还撕掉了公文。幸好宋莲生早已预料到,他故意放火烧铺,万先生带人趁火抢棺材。抢来的棺材第二天就被用来坟埋那些病死的人们。长沙的疫情也暂时得到了一定的控制。这样一来,全城的

第17集

此时九芝堂已名噪一时,获得圣上所赐堂号可谓众望所归。闻世堂的吴老太医甚是着急,倒是其侄女如月想出一坏着。通过齐大头卖符治病在社会引起负面影响,并与宋莲生劝人刺绣联系起来,从而达到令九芝堂名声受损的效果。名号归属,宋莲生并不关心,倒是感情之事让他伤透了脑筋。虽然与无双悻悻相惜,可无奈先前无双与范茹的约定,宋莲生只有亲自回绝范茹的爱意。这样一来范茹心已伤透,难过之余竟责怪无双的出尔反尔。如释重负的宋莲生回到绣庄竟发现无双患上重病,可正逢九芝堂药材已短缺,无药可救的无双生命危在旦夕。为解救无双,宋莲生只好求助于闻世堂。可是吴太医一直对宋莲生记恨在心,岂能答应借药相助。倒是早已为宋莲生人格所折服的吴云夜间到药房里偷药准备帮助宋莲生。没想到被如月发现。如月倒是同意把药借给宋莲生,只是要让宋莲生立下字据,承诺在长沙各大药房争夺御赐封号的事情上倒戈帮助闻世堂。为了及时解救无双,宋莲生只好答应。不久,无双

第18集

药房争夺御赐封号的评议会如期举行,太医在知府的陪同下倾听众医家之言,最后评定哪家药房获得御扁和封号。吴太医大言不惭地表示闻世堂在此次疫灾中的作用,还攻击九芝堂囤积居奇,可在万先生有理有据的分析下,渐渐败下阵来。受恩于如月姑娘并立下字据要帮助闻世堂的宋莲生出现后,明褒暗贬的偏向闻世堂,才使得御扁眼看就要颁给了闻世堂。齐大头因为被闻世堂利用后,反被陷害,所以想要报复,便突然出现在大堂上,将装神弄鬼的主使者闻世堂给供了出来。太医一怒之下只好宣布封号一事暂时搁浅。心已伤透的范茹成天魂不守舍,在孩子病危期间也无心过问,致使亲身儿子夭折。范茹却认为害死儿子的是言而无信的无双。夜里,汉林来到绣庄,带走洪三燕见到受了重伤的岳宣,让三燕心痛不已。翌日,为了换来伤药去救岳宣,三燕故意弄伤自己的手。宋莲生虽然早已猜到,可还是替洪三燕将事实隐瞒了。不久,齐大头拿着当天宋莲生在如月面前立下的字据来到九芝堂,约她与如

第19集

如月姑娘要求宋莲生在五天年之内偿还20两黄金的药钱,不然齐大头就将按照江湖规矩取宋莲生的命来抵账。为了能够还债,宋莲生每日多很多病人,此举动立刻被万先生所察觉。加上第二天齐大头送来的专门用来催债的水火签,万先生明白了,在他的一再追问下,宋莲生方才承认欠债的事实。翌日。万先生立刻找回原来踢出去的九芝堂股东,重新让他们集资入股,然后用这些钱替宋莲生还债。谁知正要签约时,却碰上了前来催债的王五,股东们一听万先生用他们的钱还债,全都收回了自己的银票,万先生也无力替宋莲生偿还这笔债了。用着洪三燕每次送来的伤药,岳宣的伤势渐渐的好了起来。二人的感情也有了一定的进展,岳宣提出希望洪三燕能跟自己一道远走天涯,性情有所改变的三燕此时变得有些犹豫不决了。五天的还债期限很快就到了,齐大头带着人到九芝堂送出最后一支水火签。倘若还是没钱偿还,宋莲生就将以命抵债。当日正逢范茹的孩子出殡,仍对无双忌恨在心的范茹大张旗鼓

第20集

绣女们的百般阻挠,也无法改变范茹自己的孩子埋在绣庄院子里的决心。围观的人群挡住了绣庄的大门,宋莲生怎么都挤不进来。情急之下,无双只好用锄头将自己打昏在地,现场这才冷静了下来。范茹见此情景,只好抱着死婴离开了绣庄。宋莲生被齐大头从人群中拖了出来,正要按江湖的方式来解决,正巧知府派人将宋莲生以戏弄朝廷命官为由拘捕入狱。岳宣伤已痊愈,马上就要离开了。他希望洪三燕能够随他一起走天涯。洪三燕原本也已经答应了她,可现在绣庄出了这么大的事,是在无心就此离去,只好忍痛割舍,目送岳宣的离开。大堂上,宋莲生死不认罪,知府百口莫辩,怎么都没办法说过他。此时齐大头在外击鼓申冤,控告宋莲生欠款未还。最终判决是,将宋莲生驱逐出长沙城。当吴云听说范茹孩子死去的消息后,马上到范府探望范茹。范茹总归被吴云的行为所感动,并愿意将自己托付给吴云。吴云因此性情大变,给病人看病的态度也变得十分热情。敏感的如月姑娘随即感受到了这种改

第21集

被放逐后,宋莲生只身踏上了返回南京的路。无双也无心留在长沙城,她将绣庄交给洪三燕打理。然后带上二桃子朝老家南京前行。吴云坦荡的面对自己与范茹的情感。吴太医知道后,想起当初范府临时取消婚约一事,气愤不已,立刻派人到范府要人,如月更是亲身前往。但是吴云执意不愿离开范茹,并与如月大吵起来。如月受气离去,吴云为自己总算能够说出自己心里话而激动不已。前往南京的途中,宋莲生仍不忘记行医从善,也正因如此被当地人请去医治一位已经“死去”的新娘,结果宋莲生采用奇特的医疗方式不可思议的将她救活了。可因为原来的新郎被吓跑了,新娘一时间情绪波动太大,家人只好找来喝醉酒的宋莲生假扮新郎与刚被救活的新娘入洞房。虽然没有造成事实,但是却正好被二桃子撞见。原来,这次婚礼的绣品都是同样在去往南京途中的无双和二桃子负责准备的。无双听到二桃子讲述以后,伤心欲绝,也对宋莲生很失望。毫不知情的宋莲生却还在为获得高额诊费而激动不已。

第22集

洪三燕知道自己怀上了岳宣的孩子,执意将其打掉,。万先生不愿替三燕抓打胎药,好说歹说下,终于答应暂时留住孩子。为了能让吴云回来,吴太医不惜装病,当吴云回来看到父亲没病时,吴太医更是假装故意把自己头给磕出血。孝顺的吴云见此情景,只有留在闻世堂暂时不出门。范府的范茹原本就是认为吴云缺乏男子气概,此次一别,多日不见归来,更是让她增添了几分失望,渐渐的死了心。洪三燕打掉孩子的事还在犹豫不决,无意间来到了闻世堂,结识了吴云的同窗好友田友三。谁知这个田友三竟对洪三燕一见钟情,执意要让吴云介绍认识。无奈之下,吴云只好答应,田友三就开始接近洪三燕。可洪三燕还未完全从上次感情中自拔出来,所以她根本就没给田友三任何机会。宋莲生在客栈里竟遇上了同去南京的二桃子和无双。为了上次误当了别人新郎的事,宋莲生是费了好大的劲才让无双原谅了他,于是一同上路。途中,又遇上了一个自称为大福子的人,不停的招惹事端。宋莲生很反感他,

第23集

洪三燕向田友三坦白了自己怀有身孕的事实,但是田友三似乎并不是那么在意,还是一如既往地对她好。与宋莲生他们同行的大福子一路上尽招惹是非,还不懂礼节,宋莲生简直烦透他了。和宋莲生同住一屋的大福子又有打呼的习惯,又把宋莲生给害惨了。为了能够睡个安稳觉,宋莲生让大福子站着睡觉,可呼噜不但没治好,还把大福子给冻着了。翌日,宋莲生带着他到一家药铺抓药,竟碰上了一家黑店。眼见老板欺负人,宋莲生正义的站了出来,可被打得够呛。幸好大福子身手不赖,把他们给摆平了。但是经过这件事后,二人对彼此都有了更深的了解,也因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但对于这个大福子的身份,却又不得而知。当夜该人就神秘失踪了。多日没有离开闻世堂的吴云终于按耐不住地偷偷离开了家,来到范府。可优柔寡断的性格又使他没有勇气与范茹见面,如此一来,更让范茹心灰意冷了。为了更好的接近洪三燕,田友三来到了九芝堂,自荐坐堂医生。

第24集

当上九芝堂坐堂医生的田友三心思根本就不在病者身上,只顾望着对面的无双绣庄。当日,齐大头受闻世堂的如月所托,跑到绣庄闹事,将洪三燕未婚先孕的事情当街呼喊。气盛的田友三夺门而出闯进绣庄想要保护正被齐大头欺负的洪三燕,可文弱书生还是抗不过地痞齐老大,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洪三燕为此事对田友三感激不尽。终于在万先生的撮合下,二人走到了一起。到达南京的宋莲生替无双找到了曾经的邻居,并试图从他那得到有关无双父母的下落。没想到无双父母早被南明的官吏所杀,仇人就是岳宣。无双悔恨至极,决心立刻回长沙找岳宣报仇。东林党汉林被俘,严刑下将范茹供了出来,范家被抄。加上对吴云的绝望,范茹出家为尼。吴云直到参加田友三和洪三燕的婚礼时才知道范茹出家之事,此时的吴云变得果断了起来。于是他不顾父亲和表姐的反对,带着范茹离开了长沙城。马上就要离开南京的宋莲生又在大街上遇到身患重病的大福子,只好又决定多呆上几天。吴云走了,吴太医又

第25集

大福子的到来,使得宋莲生等人居住的客栈每夜都不得安宁,早上起来满院子都是刺客的尸首。吓坏了的无双因为宋莲生多管闲事和他大吵了起来,谁知道大福子早就猜出宋莲生与无双二人吵架是假装的,为的是要让自己说出身份。可大福子还就是不说。当夜,又有黑色刺客出现,宋莲生目睹大批官兵将那些黑影人一一除掉,然后对大福子毕恭毕敬。这样一来,更让宋莲生糊涂了。大福子将他们三人安顿到一个小屋,不想却被他们逃了出去,宋莲生还险些丧命。如月花钱请齐大头找到了岳宣的下落。并以重金收买岳宣,让他到无双绣庄搅局,破坏田友三与洪三燕的婚姻生活。经过一番蒸腾,宋莲生逃过一死,当再次见到大福子的时候,发现原来他的身份是当今皇上,令他诚惶诚恐。大堂过后,皇上邀请宋莲生、无双和二桃子一道进餐。四人此时的关系已经远不像几天前那样,可以一些微小的细节,皇上还是都记得。大家都很感触。几杯酒下肚后,皇上表示希望宋莲生与无双、二桃子都留在自己身

第26集

岳宣的出现,让洪三燕很吃惊,更让田友三心里难受。三人摆下饭局场面极其尴尬。如月仅仅暴露出一人掌控闻世堂的野心。她以珠宝收买佣人阿满,然后让他配慢性毒药,准备害死吴太医。可身为吴太医身边多年的仆人,不忍心毒害主人,便悄悄的将有毒的药材给换了。留在皇上身边的宋莲生无法忍受宫里的规矩,再加上要尽快赶回长沙替无双父母报仇,宋莲生三人决心离开皇上,奔赴长沙。可日久生情,皇上舍不得宋莲生就此离去。于是便出了难题,让宋莲生在不用任何药的情况下治愈自己患病多年的咳嗽。调查情况以后的宋莲生爽快地答应了,第二天更是将皇上的咳嗽给治好了。如此以来,皇上只好遵守诺言,放宋莲生上路了。途中,无双还在抱怨皇上太过无情时,皇上就送来了一辆马车和圣旨,让他们倍感温暖。田友三身在九芝堂,可心却一直在妻子洪三燕那。因为岳宣的出现,田友三一直担心他会与自己妻子发生什么。正是因为这样,每天他不知道会开错多少药方子。可奇怪的是,这

第27集

他乡遇故知的快乐,让宋莲生等人暂时忘却了所有的烦恼。可当分别时,吴云还是不愿意所他们一起回到长沙,只是希望宋莲生能够替他探望一下自己的父亲。岳宣的出现让洪三燕的家庭出现破裂,田友三的不信任,让洪三燕悲痛欲绝。也正是因为田友三的疑神疑鬼,心思完全不在看病上,从而也直接导致九芝堂被查封。事已至此,急需钱的岳宣和贪财如命的齐大头一起来到闻世堂管如月要钱。可没想到,如月竟以私通南明党为由将齐大头告到了府上,而身为南明党的岳宣也只好趁机逃走了。随后岳宣来到无双绣庄,又勾搭上一名绣女小红,并就此隐居在绣庄的柴房里。此时,宋莲生等人已经到了长沙,可目前长沙城内的情况如何他们并不了解,于是宋莲生与无双二人各自乔装打扮潜入绣庄与九芝堂摸清情况,可是却尽出笑话。最后二桃子干脆一个人直接回到绣庄,探听消息。一到便知岳宣就在绣庄柴房内。宋莲生将迷魂药交给二桃子,让她设法将岳宣毒昏,然后再由无双亲手将岳宣杀死。可关

第28集

无双一时犹豫,害得岳宣被小红给放跑了。可被通缉的岳宣哪也去不成,只好去找洪三燕。途中竟被山药发现,偷偷的在后面跟着。宋莲生答应吴云去看吴太医,却被如月拒之门外,随后与无双一同前往田友三家探望洪三燕。此时三燕早已原谅田友三,夫妻二人关系融洽。正逢田友三准备出门,岳宣偷偷见到洪三燕,向其索要钱财,不想再被岳宣缠住的洪三燕答应了他的要求。在田友三出门之际,将家中所有钱财予以相送,只求岳宣莫再来找自己。一直跟着岳宣的山药,立刻告诉了已经出门的田友三,让他告官捉拿南明党人。岳宣推门就被官兵捕获,恼怒之下,误以为自己是被洪三燕出卖,一剑将怀着自己孩子的洪三燕刺死。此时,无双与宋莲生恰好赶到,痛苦不已。无双开始责怪自己当初手软给了岳宣逃走的机会,从而害死了三燕。宋莲生极不理解,反倒责怪无双小家之言,两人在三燕灵堂前大闹起来。挥袖而去的宋莲生翌日又来到闻世堂,见过吴太医后,将吴云的近况告诉了他,一听儿子的

第29集

九芝堂重新开张的日子如期而至,整条坡子街上热热闹闹的。可知府的出现让现场所有人都担心今天九芝堂到底能不能开张。就在宋莲生撕毁封条,知府叫人捉拿的时候,宋莲生凭借皇上当日赠与的圣旨使得九芝堂得以在当天如愿开张了。不久,吴云带着范茹回到了闻世堂,并将如月请了出去。面对齐大头带着当初控告九芝堂的民众前来要钱,如月差点被送往翠华楼。幸亏阿满拿出当初如月用来收买自己的珠宝保住了如月。许久以来一直忙着重开九芝堂,宋莲生从上次吵架起已经很久没有和无双见过面了。可近日却发现田友三与无双越走越近,心中颇不是滋味。可两人又都是要面子的人,一碰面就吵架,而且无双又一直感觉洪三燕的死有自己的,所以愿意陪着田友三给他以慰籍。这样更让宋莲生无法接受,只好暂时将感情的事放一放,一边忙着打理新开张的九芝堂,一边对付恶霸齐大头。为了保证翠华楼小姐的病能及时痊愈,宋莲生对外传言翠花楼小姐有病,害得齐大头眼看无生意可做,急

第30集

无双告诉田友三自己希望打掉绣庄,只是担心姑娘们一时间无处可去。田友三随即答应将把岳麓书院的学子介绍到绣庄,让他们与绣女们结成涟漪。但二桃子却似乎对这些学子不感兴趣,因为她早就心有所属,对方是九芝堂的伙计山药。不久,无双开始发现田友三与小红关系日渐密切。她开始转变对田友三的认识,慢慢的意识到也许三燕的死对于她来说是一种解脱,也许和这样的男人活在世上会有更多的烦恼。此时的翠花楼无人关顾,齐大头索性来到九芝堂闹事,结果又被宋莲生好生的羞辱了一番。洪三燕出殡之日,田友三在众人面前大演痴情,让无双为之感动。可宋莲生早已识破田友三是在演戏,破口大骂起来,情急之下将自己额头磕向三燕的石碑。可宋莲生越是如此,越让无双无法接受,哪怕明知他所言极是,碍于面子也就是不愿低头。二桃子是了解无双的,她找来山药希望一起想个办法调节二人的矛盾。正在这时,吴云与范茹的婚礼将要举行,他们盛情邀请宋莲生做证婚人。可在结婚的当

第31集

宋莲生与无双都碍于面子,谁也不愿意先开口向对方道歉,二人甚至都有许久没有见过面了。二桃子和山药只好想尽办法让他们见面说个清楚。于是二桃子就装病把宋莲生骗到绣庄来,希望两人能够好好谈。可宋莲生误以为是无双要见自己,所以才让二桃子装病的。这样一来反倒增加了彼此的矛盾。两人冷静下来以后,无双告诉宋莲生自己已经决定嫁给田友三当是还三燕的债。宋莲生也无话可说,顿时觉得长沙城似乎就是他的伤心地,终于决定就此离开。万先生依依不舍,虽然来了新的坐堂医生,却还是将宋莲生坐的那个位子留了下来,因为他相信宋莲生还会回来的。翠花楼的小姐们深深感受到自由的美好,便在晚上一起把齐大头给打死了,当天,大家就各奔东西的离开了。不久,无双发现田友三已与绣女小红有染,无双不但没有生气,反倒像是松了口气,随即把绣庄卖给了九芝堂,自己也离开了长沙城。数日后,在一客栈内,宋莲生忽闻有人卖绣品,听声音他就认出了她就是无双。二人在纷纷

四岁宝宝咳嗽厉害怎么办
小孩出汗多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孩子干咳

相关推荐